最新 综合 房产 汽车 购物 展会 美食 娱乐
<<返回列表

买房只是个梦 ——85后外地小伙甘为宁蚁一员

2012年08月23日 13:23 


    “冯喆!冯喆!好样的,中国获得第32金!”在20寸电视机画面中,解说员激情地向全中国吼出这一消息的同时,一间小小的客厅里,近10个年轻人守在电视机前,也在大声的呼喊着,为中国再得一枚金牌而欢呼雀跃。

  这是一家位于花园路的大学生蚁族求职公寓,仅仅10多平米的客厅里,横七竖八的摆放着两张上下铺和一张已经老旧的木质沙发,再加上一个圆凳上的笔记本电脑,就再也没空间置放其他家具了。另外3间平均面积不到15平米的小房间里,8张锈迹斑斑的上下铺,清一色的靠墙排放着,每个房间也均只留下了一条很窄的过道供“舍友”们通过。“大家洗过的衣服基本上都是挂在床沿边的一根根自制‘晾衣绳’上晾干的,这个房间有空调,湿衣服就权当是加湿器用了。”一名住上铺的男生自嘲的笑了笑,让人不觉心里有些酸苦的滋味。

  “女子鞍马决赛咱又有戏了!这个项目金牌和银牌必须全是我们的!”门外的客厅里,不知谁发出的一声呼喊,将笔者的思绪又拉了回来。

  “现在心理素质不行了,看咱们中国参加的比赛时,心总是提起来的,一抖一抖的。”一位坐在客厅沙发上的租床青年向周围舍友笑道。随后,你一言我一语,小小的客厅里,充盈着中国在奥运会里又一次夺冠的激动情绪,笑声久久萦绕。

    杜军(化名)同样是其中一员,却并没有和大家一起关注着比赛的进行,端坐在沙发盯着圆凳上的笔记本电脑,木讷的翻看着QQ空间里一个孩童的照片,默默的发着呆。为了不影响大家观看奥运会,他刻意地把电脑的声音放低了,一首《想你的夜》单曲循环着,似乎在替他唱出心声。

  “在高中的时候我可是重点班级的尖子生,每次考试我都在全班排名前十,很受老师关注呢!”说到这番话时,杜军的脸上明显洋溢着自豪的神情,“后来因为高考失利,分数只够上3本,还要交什么赞助费,想想就不去念书了,去湖南那做了两年石料批发。回来以后,在老家溧水和朋友做了点小生意,积蓄了点钱,来了南京讨生活,算起来,住在这里都快一年多了。”

  而对于为什么会选择住在这,他笑着表示住在这里的舍友都是钱财比较吃紧的,要不然,谁都会选择比较舒服的房子去住的。“现在南京房价高得离谱,我家也不是有钱的家庭,存的那些钱连维持租房的费用都紧巴巴地,更别提自己买房子了,那简直就是一个梦罢了。”

  87年出生的杜军和其他入住的大学毕业生有些不同,皮肤黝黑身材健硕却拥有一张时常开怀的娃娃脸,让人莫名有种亲切的感觉,而这首被设置为重复播放的单恋歌曲也让人对他的过往产生了好奇。

  “这个小孩是我前女友的儿子。”杜军指着电脑屏幕低声告诉我,头也不抬。“她是我溧水老乡,我从湖南回老家后,暗恋了她很久一段时间,最终,经历了很多事才走到了一起。”在我们对话的同时,他的笑容始终保持着,“后来,我始终没赚到多少钱,她和我分手了,嫁给了别人,现在小孩都已经一岁多了。别看这孩子小,长得和他母亲真像,都是一样那么漂亮。” 在一片电视机的吵闹和舍友的欢呼声中,这个声音显得更加深沉,让人不禁有些难受。

  随后,杜军陷入了沉默,默默地看着这孩子的一幅幅可爱照片,仿佛沉浸在过往的岁月里。“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,再怎么想念,也没必要再去打扰她。一直以来,我能做的只是祝福她过得幸福而已。”虽然,他从始至终都在微笑着,可我一个外人却能感觉到,他的笑容里都在滴着泪水,只不过似乎在他看来男儿的世界不应有泪而未曾流下罢了。

  而对于自己的未来,杜军已经有了计划。“虽然现在还没有找到较好的工作,但总是要继续找下去,只要是能够真正赚钱的,我都会去尝试”。

  喧哗中夹杂着沉默。就这样,时钟指针掠过了晚上10点,十多个舍友开始轮流地冲澡,杜军也不例外,“这边大家休息都比较迟。我住在里面的房间,在这算是老人了,有什么事需要帮忙来找我,等会洗洗就睡吧。”在进去只用了5分钟就洗好了的一名舍友穿着短裤出来后,他拿着换洗的衣服立即钻了进去,小小的厕所被利用得完完全全,排期甚满。

  关上电视机,一切归于静寂。躺在没有蚊帐的床铺上,与蚊子亲密地接触着,隔壁床铺上的舍友也在翻来覆去,有些难以入睡。蚁族公寓里的一幕幕,在生活条件优越的人们心中,或许有些难以想象,更别提要大家去接受。但亲身经历过后才发现,这个群体真真实实地存在着,蚁族们依旧如无根的浮萍在南京这个大城市里继续摇曳,用自己的双手,勉强维持着最基本的生活。

 

评论本文:
<<返回列表
城市来了网——城市通旗下品牌
2006-2010 Citycome.com 版权所有
南宁东葛路118号青秀万达广场西1栋4405-4410室   电话:0771-5555550
桂B2-20090020   审图号   桂S(2016)10号